你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热门关注 >石旷:谁有资格嘲笑杨武? >
文章信息

石旷:谁有资格嘲笑杨武?

作者:   发表于:2019-09-11  分类:热门关注 

【前言:当某个组织被赋予行恶的权利,而这个组织又掌握了国家机器,受害将是一种普遍现象,在中国大陆「杨武」何止千千万万。】

《共产党宣言》明确嘲笑资产阶级婚姻制度的虚伪,说明要实现婚姻的革命:「共产党人的正式公妻制」。在这种理论指导下,经过一个多世纪,共产党社会,并没有把民众变成了性自由的实践者,却把共产党权力变成了滥交、强姦的特权。

从理论鼻祖马克思霸佔「性奴」达琳,到实践鼻祖巴黎的流氓无产者杀人、放火,强姦妇女。直至今日被共产党赋予权力的人,欺男霸女。

中国共产党在实践上,开始从农村创新:苏维埃政权,农村流氓除抢掠财物外,「地主太太小姐的牙床也要上去滚一滚」。

昔日的农村农会地痞和今日的城市联防杨喜利有甚幺两样?

逃到延安,最初让毛泽东看上的,斯诺夫人海伦称为毛贺婚姻「第三者」的是女演员吴莉莉。延安四大美女之一范元甄是李锐的妻子,在李锐「出问题」后,共产党的理论家邓力群在不断找范谈话后,最后谈到了床上。

夺取政权之后,农村出来的革命干部进行了一场「甩小脚」运动,年青貌美的女学生,被从与她们年、貌、学识相当的男青年手中夺走,被「组织决定」分配给领导。

当年,史沫特莱给延安带来交际舞的热潮。跳舞有利于锻炼身体,更是猎艳的大好机会,延安像发疯一样迷上了跳舞。建政后以歌舞团名义建立为官员提供性服务组织,就顺理成章了。从中央歌舞团、军队歌舞团等,女孩子就是领导的「陪侍」。在信息严密封锁的年代,内部传出的关于毛的荒淫、「花帅」的故事,和今天曝光「107娇」市长张二江;从床上朋友女干部「百妇长」的组织部长陆正方等等都是一脉相承。

毛泽东霸佔有夫之妇张玉凤多年;江泽民霸佔有夫之妇宋祖英多年。

各级领导或明或暗的情妇,又有多少人是有夫之妇?报纸曾登载哈尔滨道里区一位王姓税务局长,对女性下属实行「罢园」式性侵害,其中一位女大学毕业生强烈不从,被撤职、被从办公室下发到仓库当保管员,一次,这位变态局长在仓库的水泥地上强姦了她。在上山下乡中,多少女孩子被农村干部侮辱?就是今天,招工、上学、找工作、升职,每一道关卡,都是女性屈辱的关卡。中国的女性被侮辱,那幺,又该有多少中华男儿成为丈夫「杨武」?

杨佳和邓玉娇是极少数,所以被称为英雄。

嘲笑一个既无家庭背景,有无任何学识、能力的外来打工者杨武「窝囊」,试问一下,在中国在共产党强权下,被历史界定为「精英」的知识份子不「窝囊」吗?被视为先锋队的工人不「窝囊」吗?被视为二等公民的农民不「窝囊」吗?被共产党领导下的「佛教、道教、基督教」不「窝囊」吗?强权遮天,覆巢之下,焉有完卵?

原人民日报社王若水,曾提出「异化」理论,共产党使一部份人异化为地上之「兽」,一部份人异化成地下之「鬼」。而这种「兽」的残忍与「鬼」的阴暗,侵染了人的思维。这是共产党最为人痛恨的地方,也是必须从中国清除其的理由。

嘲笑杨武和讚美杨佳都不是解决问题之道,而真正在思想中、行动中摒弃共产党,全力消除这个产生「兽」与被兽欺凌的「杨武」的根源——共产党,才是中国人该走的人道。